可再活跃力配额制:为何政策设计涌现“负学习     DATE: 2020-12-25 23:00

张树伟   动力经济学博士 (2007),高档工程师(2010- ),德国洪堡学者(2011-2013),卓尔德环境研究(北京)核心主任兼德国动力转型智库高档顾问,从事综合动力系统与散布式,氢能经济与Power to X,动力系统模拟与政策评估以及可再活跃力接入电网的应用研究,以及跨学科动力经济环境项目的组织与折衷工作。存在电力、交通、可再活跃力部门与德国、法国、中国的地区工作教训。  

张树伟最新文章   德国2038年退煤:目标既定,政策工具呢  

  【财新网】(专栏作家 张树伟)“负学习”(negative learning)原来是一个教导与认知范围的词汇,指的是知识与才能并没有跟着学习进程而有效晋升。在动力与气候变更范围,由于经济、动力、大气循环跟 生态圈具备着诸多的不肯定性,“负学习”问题也被普遍讨论,指的是跟着信息与讨论的增多,基础的专家信念偏离“真值”的水平没有减少,反而增加也许 连续处于分歧之中。

  从2017年开始,我国开始在政策层面酝酿可再活跃力配额制,即规定可再活跃力在电力结构份额中的比重。最终在2019年5月以“电力消纳保证机制”的形式正式出台。剖析整个过程,我们也觉察了这种“负学习”现象——目前的政策设计进一步割裂本地与外送统一市场,在省级大尺度以下地理范畴技巧上无法实施。然而,在最初的讨论与某些征求看法版本中,却具备着与竞争性电力市场配套的“配额制”政策十分相似的设计。


  下一篇:外需寻变